旅游与休闲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国古代将游历看做是人求知的必须,在游历中向自然学习,向社会学习,向他人学习,交朋结友,人在游历中丰富知识,认识自然与社会,认识人生,体味生存的价值和生命的意义,人在游历中成长。如今将游历看做是旅游活动,那旅游亦应涵盖“游历”的意义。而游历中亦有休闲,因为休闲不只是消磨闲暇时光,它包含人在一种自由状况下的静观,在一种松弛状况下的求知。如今将休闲与旅游结合,称为休闲旅游。

    那何谓休闲? 最早是从游戏的角度看待休闲,德国思想家席勒从人既是自然的人亦是社会的人的属性和本质提出了“自然的游戏”和“审美的游戏”的概念。即审美游戏是一种克服了人的片面和异化的最高的人性状态,是自由与解放的真实体现。游戏是人休闲的表现,既是身体精神的自由放松,亦是心灵在游戏与休闲中的升华。荷兰学者胡伊青加(Johan Huizinga)认为:“游戏是生命的一种功能。”从这种意义上可以说:休闲是生命的一种功能。

     美国学者凡勃伦1899年发表《有闲阶级论》,从经济学和社会学角度亦认为休闲是一种社会建制和生活方式、行为方式。 进入20世纪,美国教育哲学家阿德勒告诫人们要谨记亚里士多德的教导,以休闲求幸福、宁静与美德,呼吁人们珍惜休闲、善待休闲。皮普尔把休闲作为人之灵魂和理智的一种静观的、内在安详的和敏锐的沉思状态,并提出“文化的真实存在依赖于休闲”,表明休闲是人类文化的基础。 20世纪90年代初,于光远先生提出要重视休闲研究,他说:“玩是人类基本需要之一,要玩得有文化,要有玩的文化,要研究玩的学术,要掌握玩的技术,要发展玩的艺术” ,后于1996年发表了《论普遍有闲的社会》一文。 于光远先生从人的本性的角度提出了“人之初,性本玩”的命题,将休闲的研究领入了一个更深的层次。

    旅游是一种休闲行为,有钱有闲,于是休闲旅游。所谓养生旅游、观光旅游、康体旅游、度假旅游均是休闲行为,称之为休闲旅游也不错。据世界旅游组织预测,到2020年即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时,中国旅游业总产出将占GDP的8.64%,旅游消费将占总消费的6.79%,旅游投资将占投资总额的8.16%,接近世界平均水平。据国家旅游局预测,2020年全国旅游业总收入33000亿元人民币,相当于GDP的8%,真正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于光远指出,休闲产业的诞生符合我们这个时代的发展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