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踪神农架金丝猴

  追踪神农架金丝猴

作者:蔚培龙


  被称为“仰鼻猴”,与熊猫齐名的珍稀动物。

  川金丝猴长着一张蓝色的脸,身披长长的金色针毛,因为一副很有特点的“朝天鼻”,所以又被形象地称为“仰鼻猴”。和它同属的还有滇金丝猴、黔金丝猴和越南金丝猴,除最后一种分布在越南外,其它3种均为中国特有,且数量稀少,是与熊猫齐名的国宝级动物。

  在我国,川金丝猴分布在四川、甘肃、陕西和湖北4省,数量约2.5万只。湖北的川金丝猴主要分布在神农架林区,这也是川金丝猴地理分布的最东段。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气温偏凉且多雨,区内山体高大,平均海拔1700米。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非常适合川金丝猴群体的生长。在神农架,大约生活着1200多只川金丝猴。川金丝猴是典型的森林树栖动物,在海拔1600~3200米的原始森林和次生林中活动。

  川金丝猴生性胆小、机警,只要看到人类的一点踪影,或者听到一丝风吹草动,就会立即逃之夭夭。因此,人和猴的近距离接触一直是笔者的梦想。经过不懈地对猴群进行跟踪式投食,终于,有一只大胆的青年雄猴尝试着吃了投放的苹果,成为神农架第一只吃人类投下苹果的猴子,它的举动引起其他猴子的效仿,从此,自然保护区的管理人员与猴子实现了近距离接触。

  
  猴群虽分家庭单元和全雄单元,但遇天敌会显出很强的协作意识。

  在川金丝猴中,雄猴和雌猴的体型差异明显:成年雄猴体重可达20公斤以上,而雌猴体重仅有10公斤。在野外,雄雌是比较容易辨别的,除个体大小之外,它们背部的金色针毛也不一样。雄猴的针毛长达30厘米,雌猴的针毛则较为疏短。此外,只有雄性的嘴角有瘤状突起,而且成年雄性具有乳白色、乒乓球大小的睾丸,十分醒目。

  作为群居性动物,一个猴群通常由几十只甚至几百只猴子组成,而这个大群体又分为若干个小集群(家庭)。平时,它们以小集群为活动单位,一般有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小集群:

  一种是家庭单元,是由一只成年雄猴和数只雌猴及其子女组成的一夫多妻制社会结构,家长由一个身强体壮的雄性担任。

  另一种是全雄单元,由几个不同年龄段的雄猴构成,这是因为家庭单元仅有一只成年雄性,其他成年雄性和一些被赶出家庭单元的少年雄猴(避免近亲繁殖),都被排挤出去并另外聚集在一起,形成全雄单元。

  无论休息还是迁移,一雄多雌单元总是处于中心位置,全雄单元则处于边缘,担任防御、警戒的任务。

  在神农架林区,川金丝猴的天敌主要有狼、豺、云豹、灵猫、金雕和鹰等。尽管这些天敌通常不会对成年川金丝猴构成致命威胁,但对幼体的危害非常大。当有天敌出现时,不论什么单元的猴子都会联合起来,一致抵御入侵者。川金丝猴是一种集体意识很强的动物,它们深知只有通过相互协作,才能保障整体利益和个体利益。

  2008年4月的一天,笔者在投食场后面的山坡上跟踪观察猴子。突然,几只亚成年个体快速上树,发出“呜嘎”的报警声,原来是一只鹰在低空盘旋。三位“家长”顿时朝同一方向上树,晃动树干,试图吓走那个不速之客。全雄单元的“单身汉”们也个个摩拳擦掌,朝着鹰发出“咕咕”的威胁声。鹰可能也觉得寡不敌众,只好放弃这次捕猎行动。

  
  等级决定取食优劣,抢食者必须得到被抢者的允许。

  长期在神农架野外追踪,我们发现金丝猴群的食物十分丰富。它们采食的植物种类多达172种左右,其主食为樱桃、青荚叶和花楸,偶尔也采食一些小昆虫、鸟蛋,笔者甚至还发现,它们有时采食泥土和沙子。

  在猴群里,等级是非常分明的。等级越高,就越能占据有利的取食位置和得到更好的食物。金丝猴的等级高低排序一般为:家长、成年母猴、亚成年猴、少年猴、婴幼猴。

  我们在投食的时候发现,小集群里的“家长”一般都走在最前面,并占据最中心的位置,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可随意挑选最好的胡萝卜。而几只小猴则在树上观望,不停地寻找时机,但却不敢下来。等到“家长”转身之后,小猴儿们才敢悄悄接近食物,拿了桔子就跑,上树再慢慢咀嚼。而对金丝猴来说,胡萝卜是好的食物,桔子则相对较差。

  虽然在金丝猴小集群内,等级越高取食就越占优势,但却不能凭借自己的优势去随意抢食。“抢劫”行为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得到被抢的金丝猴允许。如果被抢者坚决抵抗,并发出抗议声,那么“作案”的猴子就会引起公愤,被群起而攻之,最终会屈服投降。

  2009年5月,笔者曾亲眼目睹了一次有趣的抢食活动。投食时,一只成年雌猴“抢劫”一只青年猴的食物,青年猴奋起反抗,发出“呜喔呜喔”的求援声,其他家庭成员听到叫声后立刻停止活动,朝它们奔去,并主动接近被抢食的猴子,仿佛是在询问“是否需要帮忙?”这时,雌猴赶紧和青年猴拥抱,化解了刚才的矛盾。

  对于全雄单元,影响取食优势的因素很多,如年龄、身份、呆在单元里的时间长短、与集群内其他个体的关系等。一只雄猴在凭借“武力”成为“头领”之后,取食就有了优势。

  但就整个大猴群而言,全雄单元的地位最差,总是徘徊在猴群外围,等家庭单元“酒足饭饱”之后,它们才能偷偷摸摸地捡食些残羹冷炙。

  

  雌猴要交配需要“竞争上岗”, 单身雄猴会拐走受冷落的雌猴另立门户。

  到了秋季,川金丝猴就进入发情期,雌猴的性成熟早于雄猴,雌猴约4至5岁就已经成熟,而雄猴要等到7岁左右才成熟。

  在家庭单元内,作为“家长”的成年雄猴只有一只,所以,众多的雌猴要想和雄猴交配,需要“竞争上岗”。笔者一次尾随猴群观察,发现一只雌猴对“家长”进行邀配,很快就得到了回应。这时,其他雌猴则非常“吃醋”,在一旁发出叫嚷声进行干扰。

  有时候,邀配竞争更为激烈,会出现两三只雌猴同时趴伏在地面上邀配的场面。“落选”的雌猴也不会气馁,几天后会继续邀配。“家长”拥有很多的选择权,会选择自己最“心仪的老婆”繁衍后代,也可能一直都不理睬某只多情的雌猴。

  在邀配过程中,雌猴们总是“变着花样”去吸引“丈夫”,它们常常变换邀配的姿势和地点,如从地面跑到树上,企图引起“丈夫”的注意,从而得到交配机会。此外,作为“家长”,雄猴对家里的雌猴的保卫意识也很强烈,时刻提防妻妾们是否会“红杏出墙”。

  在川金丝猴社会中,家庭单元之间的“家长”不时会发生争斗,争斗时“家长”各自的妻妾会从旁帮腔、助威,助威的雌猴往往能够从中获取一定的回报,比如“家长”的理毛待遇、社会等级的提高等。帮腔的妻妾多的一方,发挥会越发神勇,且容易占上风。

  那些全雄单元的金丝猴,也不心甘情愿当“孤家寡人”,它们总是伺机向在位的“家长”发起挑战,所以“家长”的更换也时有发生。如果在位的雄猴“龙体欠佳”,其他窥视宝座的雄猴挑战便容易得多,甚至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成功。

  但是,面对强大的“家长”,单身雄猴的挑战往往以失败告终。聪明的单身雄猴会另辟蹊径,它们会仔细观察家庭单元内遭受冷落的雌猴,悄悄地靠近示好俘获其芳心,然后偷偷拐走“另立门户”。但是,只要“单身汉”们的不轨行为被“家长”发现,就会被围剿,追得无处藏身!

  当“家长”争夺战尘埃落定后,惯于助威的雌猴就会不遗余力地帮助新家长,重新讨好新主人以博取新的宠幸。

  通过上述行为,川金丝猴可以有效避免近亲繁殖造成的种群退化,从而使种群不断繁衍壮大!

  

  势力大小决定栖息地质量,“弱势群体”也能先占为王。

  栖息地是川金丝猴赖以生存的必要条件。由于好的栖息地非常有限,各个家庭会围绕有限的优质栖息地展开竞争,等级在栖息地的选择上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一般情况下,等级越高越容易获得高质量的栖息地。

  投食场附近,有一株大华山松,树干大、枝条茂密,挡风遮雨能力强,对川金丝猴而言,是非常理想的栖息地。通常,这株华山松都被势力最大的家庭占据。当然,这也并非一成不变。稍微弱势的小家庭,有时会在取食过后迅速爬上大华山松休息,其他家庭看见了,也不去计较。全雄单元的金丝猴地位最为低下,它们从来不去争夺栖息地,总是心甘情愿地把最好的栖息环境让出来,自己却餐风露宿。

  围绕着食物、配偶和栖息地等,川金丝猴群内存在着种种竞争。多数情况下,竞争不是通过激烈打斗来实现,相反是通过仪式化的行为来实现。例如,“家长”大摇大摆地走到投食场中心,其他金丝猴就明白了它的意思,主动远离好的食物。即使最激烈的“家长之战”,也基本“点到为止”―――负伤的猴子会主动退出,而不是你死我活地缠斗到底。这样,既可以提高整体的猴群的素质和效率,又能减少因争斗发生的伤害。

  野生的川金丝猴,白天多数时间在取食。不过,它们似乎也懂得“合理开发、永续利用”的道理。它们不会呆在一个地方坐吃山空―――把该地所有植物的叶子、花、茎和果实统统吃光,采食到一定的程度,它们就会像草原上牧民一样按照一定的路线转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