嫉妒与惩诫

全雄单元实际上是一支准军事力量,每一只雄猴在3至4岁的时候就加入全雄单元服役。理论上,它们当中每一只雄猴都有资格与任何一个家庭的雄猴家长决斗,竞争家长的位置,但真正要争夺一个家长的宝座或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都要依据它的实力和部落的发展情况而定。

以最差的生活待遇,负最重大责任,这是全雄单元的社会现实基本写照。我在神农架大龙潭金丝猴部落中观察到,全雄单元的雄猴守候道路一边,显然这边是一条危险的防线。但是,由于路边西面有数棵湖北海棠,海棠果尚未掉落,一些小猴和雌猴喜欢到那里去觅食,便有雄猴家长过来驱逐全雄单元的雄猴。

全雄单元负有三大任务:培训小猴,以使它们成为未来的雄猴家长;觅食、栖息和迁徙时担任警卫;部落的迁徙和防卫行动的指挥调度。这第三项任务其实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既然没有猴王,指挥决策权在谁手中?这是研究金丝猴部落的一个关键难题。但据来自神农架金丝猴研究中心的结论,这个决策指挥权属于全雄单元集体,不在任何一个单只的金丝猴手中。

栖息地的选择,依据安全第一的原则,全雄单元作为警卫单位,从专业角度和经验性两方面都可以认同,全雄单元据有这样的资质,因为全雄单元中拥有经验丰富的老猴,而且它们长期担任警卫工作,其他的雄猴家长都不可能与之相比。觅食时的警卫工作,也是常规警卫,主要是观察飞禽走兽的动向,发现来敌,报警作威,引导撤离并负责殿后。

现在,剩下迁徙路线的设计与警卫。具体到何时迁徙,迁徙到何处去以及确定迁徙路线,是由全雄单元根据栖息地的危险指数,食物量的多寡等来确定的。全雄单元的集体决定作出后,全雄单元一部分猴在前面开路,一部分猴警卫护送。金丝猴迁徙的时间与路线一经确定,金丝猴部落全体必须照章执行。对此,也没有任何一个金丝猴家长持异议,因为雄猴家长只对家庭负全责,它只需在繁衍后代、看管妻妾儿女方面付出努力,部落迁徙大事则由全雄单元负责策划与组织了。

如果你爱它,你可以给它多吃;如果你恨它,你也可以给它多吃。在大龙潭金丝猴部落,我们从外部看去金丝猴世界和谐相处,其乐融融,有些金丝猴蹲在树上,有些金丝猴在树上寻食。

由于在树上生存的动物种群较少,且它们都是非攻性动物,如猕猴、松鼠等,在海拔1600米以上森林中的树上动物种群更少,因此,金丝猴极易给人类以和谐印象。如果抵达金丝猴社会内部,对它们进行近距离的深切打量,我们便能渐渐读识到社会性动物的社会品格及其精神。

大胆这只六岁的青年雄猴在全雄单元中如日中天,其社会地位正在上升,纵然它的前面还有红脸、一撮毛,但从一撮毛对红脸亦步亦趋的媚态来看,红脸之后能在未来家长竞争中获胜的极有可能是大胆。

大胆在2005年12月28日第一次在森林中近距离接触人类,它在接受科考人员投放在雪地里的食物之后,允许科考人员近距离接触。由于初与从未和人类近距离接触的珍稀野生动物金丝猴亲密接触,科考人员兴奋异常,将此视为一个标志性时间,也将大胆视为明星金丝猴,遂给它取名为大胆。它,第一个勇敢地接近人类的神农架金丝猴。

以后,科考人员每次投放一些自然食物,大胆因与科考人员接近,它都能优先获得食物,品种好,数量丰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金丝猴的英雄,第一个与人类接触并搭建交流桥梁的大胆,在全雄单元中的地位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接下来,一个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了,当全雄单元的红脸、一撮毛、大杨等其它雄猴与科考人员接近以后,在科考人员投放食物时,最为活跃的大胆忽然未能现身。左右观察,发现大胆蹲在树上,望着地上的松果、苹果、松萝等食物,它不能下树。科考人员唤它,当它作出要下树的姿态时,其他雄猴均向大胆怒目以对,发出咕咕的警告声。大胆,变成了小胆,它绝对不敢轻视群猴的民愤,它老老实实地呆在树上,看着其他雄猴大啖科考人员投放的食物,它与全雄单元的众雄猴换了一个位置。显然,这些雄猴对大胆过去独享美食的经历极端不满,那积累起来的怒火,终于在积雪的、寂静的、寒冷无边的森林中爆发,轮到它们惩罚大胆:过去你吃独食吗?现在你就在旁边干看着吧。